快捷搜索:  as

古蜀国漆床首次公开亮相 揭秘成都考古的黄金时代

  封面新闻记者 李雨心

  紧邻江安河的红桥村遗址水利设施,比李冰治水还早近2000年,是都江堰水利工程的智慧起源;春秋战国时期墓葬群双元村墓地被誉为“地下青铜器宝库”,这里出土的660余件青铜器纹饰精美;江南馆街唐宋街坊遗址不仅街道、建筑、排水设施等布局合理、错落有致,就连道路也是使用特制的细长条形砖竖砌而成,这在中国城市考古史上也是独一无二的……细数成都新世纪以来的考古发现,不得不惊叹于先人们的超前的智慧,一次次沉浸在神秘的巴蜀符号之中。

  6月9日是“文化和自然遗产日”。当天,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将举行《考古成都——新世纪成都地区考古成果展》。本次展览将首次集中展示成都商业街船棺葬、老官山汉墓、江南馆街唐宋街坊遗址等21世纪以来成都地区重要考古遗址出土的300多件/套文物,从考古发现到出土文物的文化内涵解读,再到文物修复背后的故事,带领观众了解考古发现背后的故事,更深入认识成都悠久的历史文化。不仅如此,该展览也是考古学界一次大规模、开放式、国际性的学术大会“第二届中国考古学大会”系列展览的首展。

  多个未公开的考古遗址亮相 

  证实成都人自古就“好耍”

  2001年,新世纪伊始,金沙遗址的惊世发现开启了成都考古发现的“黄金时代”,包括江南馆街唐宋街坊遗址、老官山汉墓等“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在内的各项重要考古发现接踵而至,改写着人们对成都历史的固有印象。

双元村墓地出土的铜戈和铜鼎。

  其中,有高山古城遗址保存着目前所见成都平原最早、保存最完整的人骨,这是解开“成都人从哪里来”这一谜题的重要线索;也有飞虎村船棺葬出土的“成都矛”,这是目前发现的成都平原最早的有“成都”铭文的器物;不仅如此,老官山汉墓出土的织机模型为“成都造”高级丝绸提供了最有力的证明,填补了中国乃至世界丝绸纺织技术的空白,经络漆人、简牍更是中华医学史上的重要发现;还有何氏家族墓地出土了四川第一例实心彩绘砖佣,高氏家族墓地出土了四川首次发现、保存完好的宋代成套漆器。

高山古城遗址发现了成都平原最早的人骨。

  不断涌现的考古新发现不仅改写学术研究认识,也一次次刷新着成都历史的“新高度”,证实着古代成都人令人惊叹的成就。

  除此之外,成都人自古以来就“好耍”的证据也被考古发现记录了下来——东华门古遗址在明代是蜀王府东府及其苑囿区,其中的水面景观“摩诃池”自隋朝就已开凿,在唐代成为了著名的风景区,频频出现在文人墨客的诗词中,可见是成都人非常爱逛的“水景公园”了,直到五代以后它才被纳入皇家园林。

  最早的防洪工程,精美的漆器、青铜器、丝绸等“成都造”产品,先进的城市规划理念,锐意进取的同时不忘“休闲玩乐”……历史上的成都有太多令人赞叹之处,这些都将在《考古成都——新世纪成都地区考古成果展》等待观众的细细品读。

江南馆街唐宋街坊遗址发现的铺砖路面。

  据了解,展览包含近30处成都平原重要考古遗址,从时代最早的高山古城遗址、到距今仅数百年的明代宦官墓群,时间跨度长达4000年左右。其中,出土成都平原最早人骨的高山古城遗址、北宋高官何郯及其家族所葬的何氏家族墓地、“地下青铜器宝库”双元村墓地等多个考古遗址更是从未与大众见过面的新发现。

  “复原”古蜀国漆床 

  揭秘文物修复过程

  随着《我在故宫修文物》、《国家宝藏》等文博节目的热播,“文物保护”也逐渐成为了公众感兴趣的热点话题之一。考古发掘出土保存较好的文物大都处于较为封闭、稳定的埋藏环境中,如此一来更是激发了公众的好奇心。但是如果离开原来的位置而没有进行保护,很多珍贵的文物可能很快就会消失,甚至毁于一旦,文物保护的重要性可见一斑。从金沙遗址象牙的有机硅封存,到赵廷隐墓壁画的完整揭取和保护,再到老官山饱水竹木漆器的提取和修复,文保人员的“巧手匠心”将考古发掘与文物保护“无缝对接”,这才使文物得以完整保存。

本站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