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开户就送做市股,新三板做市商成流动性“困兽

“有的券商开新三板帐户就送做市股份,因为价格已经成仙股了。”一家中型券商做市业务部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表示。

6月1日,东吴证券、兴业证券、广州证券等做市商公布退出为三家新三板挂牌企业做市,这让本周遭遇券商退出做市的企业增至87家。第一财经记者统计发现,几乎各家证券公司都在收缩做市业务。

“股东卖多低价格,做市商也不接,砸到几分就几分。”一位做市交易员告诉记者,“大部分做市商应该只是躲避交易而已,有个别做市商可能会清仓大甩卖,都是因为券商内部在强制降规模。”

券商新三板做市大撤退

6月1日,东吴证券、兴业证券、广州证券等做市商公布退出为三家新三板挂牌企业做市,这让本周遭遇券商退出做市的企业增至87家。

券商退出做市的不仅有致生联发(830819.OC)、嘉达早教(430518.OC)等出现风险事件或者业绩大幅下滑的公司,也有华强方特(834793.OC)、优炫软件(430208.OC)这样业绩表现较好,市值较高的企业。

“券商有些是在收缩业务,属于战略性退出,不管是不是优质股票。有些做市的部门就相当于撤掉了。”一家上市券商做市部投资总监告诉第一财经,即使有pre-IPO的票,做市商持有股份不多,收益很有限。

文娱企业华强方特在本周发布上市辅导公告后,股价暴涨20%,总市值目前为145亿元。大数据安全服务商优炫软件去年净利润5200多万元,同比增长17%。两家公司最近都进入了新一届创新层,得到股转公司的特别点评。

“做市这个板块百分之八九十的券商大概都停了,大部分都是观望加退出。”前述中型券商做市负责人表示。

第一财经记者统计发现,目前几乎各家证券公司都在收缩做市业务。今年以来,券商退出企业做市多达近700次,其中东吴证券退出了83家企业的做市报价服务,光大证券退出54家,招商证券退出34家。券商新增做市的案例却屈指可数。

与此同时,不少做市企业也在放弃做市这种交易方式,变更为集合竞价转让。目前新三板做市企业总数逐步减少到1278家,比去年初减少了大约四分之一。

和做市制度运行初期,企业纷纷加入做市的热潮相比,今年以来转做市的企业数量一共只有13家,其中拥有15家做市商的合全药业(832159.OC)自1月做市以来,股价还有小幅下跌。

“目前做市制度上出现一定问题,因为交易不活跃,做市商不能发挥做市制度的优越性。”联讯证券新三板研究负责人彭海对第一财经表示。

他认为,由于缺乏流动性,做市不能靠买卖价差盈利,变成了投资属性,因此券商对做市项目的审核会更严。而市场整体环境不好,在收益率下行、去杠杆大背景下,券商收入减少,为了保业绩,也会削减亏损的做市业务。

据股转公司统计,截至上周,今年前五月做市成交总金额为124亿元,和去年相比缩水了大约70%,而且只有集合竞价成交额的一半水平,不及沪深交易所成交金额的一个零头。

以124亿元成交金额计算,即使按照5%的最大买卖价差,今年前五月券商的纯做市收益也不超过6亿元,分摊到每家做市商平均大约600多万元,这对于做市企业数量较多的做市商而言尚不能覆盖成本。

流动性提供者成流动性“困兽”

做市是新三板借鉴纳斯达克等境外资本市场引入的一种交易方式,于2014年8月正式试点。

做市制度的初衷是由专业的做市商来给难以估值的成长性中小企业提供双向报价和流动性。不过,由于流动性低迷,做市商实际上更多以自营方式投资股票。

2015年市场行情一路上扬,做市商通过折价拿库存股获得了丰厚的收益。但这只是浮盈,2015年底开始,市场行情持续下行,三板做市指数跌破基准值1000点后继续下挫,周五收于871.58点。

“现在出货基本都是亏的,而且未必出得去。”华北一家券商做市业务部交易员对第一财经表示。

据Wind资讯统计,截至目前,做市商大约2/3库存股处于亏损状态,有超过一半的库存股浮亏达50%以上,其中因操纵股价被证监会处罚的易所试(430309.OC)股价跌到一毛钱,给做市商带来超过99%的损失。

有169支做市股跌成了“仙股”,如ST名利(831963.OC)股价跌到只有6分钱,创新层的“仙股”也多达16只。

本站为您推荐: